與心愿,再一次相遇

2019-12-27    隨筆日志    【本頁移動版】



徘徊在回眸與展望的邊緣,用指縫計算著華年。曾經相遇過,寧靜的心愿。它如滴落的雨滴,一兩點,漸已陌生。我端詳過天使的光圈,在紙上偷偷許愿。疊成白鶴,遺予漂流瓶間。簪一朵明黃的雛菊于云鬢,俏皮地眨眼。竹笛流露清越,唯美停留聲線。茫茫碧落,與我再一次相遇的,是寧靜的心愿。  ——題記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因在想,整理書架的感覺,像陳舊的愛情電影。如果重播,黑白相映,幸福就能灑下石子,霸占思想的空間。蝸居在鋼筋水泥中的我,是匆匆而過的飛機雙翼,有點麻木地劃過天際,早忘記展開畫卷的滋味。在影院的椅子上感動地流淚,明慧正充盈眼睛。心愿在瞳孔中凝聚、靠近,一種微妙的寧靜再一次相遇,是那般親近。眼如明星之時,我會笑逐顏開。

 

 

 冒著氣泡的蘇打水,有雨過天晴的淡香。推開清水色的窗扉,光線隔著橘色窗簾,在大理石地面留下揉碎的影子,微微移動。我始終愛在沐浴著陽光的角落放置自己,對著鋪有格子布的餐桌靜坐與沉思。我與心愿曾經約定,會在手腕裝點了碎珠兒的晨早再一次相遇。

 

 

 丹蔻在指尖開花,與窗臺的潔白對比,很是艷麗。我不斷轉換甜蜜的手勢,以孔雀的姿態舞動手臂,是否會有奇跡,也不在意。守望和氣球一起飄到空中,牽著白云的手,有個安然的世界。守望和彼時的寧靜再一次相遇,枕上一片青翠的竹林。

 

 

 我的心是紫色的豎琴,有著飄逸的情愫,無法站定。它憧憬著,在煙花排空的夜幕之時跳出明快的音符。美好的一切則是勾魂的手,它戴著耀眼的指環,嬌柔如枝頭五瓣的丁香。二者交匯,無了喧囂。恍惚間,已經再一次墜入那有點陌生的心愿,清冽的泉水叮咚流過丹田,寧靜致遠。偶爾的瞬間,相遇已成事實。

 

  

  清閑的午后,閉目合書,銀杏的綠葉寧靜地躺在泛黃的書頁中。

艾麗說,她的靈魂是在她詩稿里那片沉睡的葉子。夏,我拿起筆,描出葉子的輪廓。有著扇子的形狀,有著寧靜的色澤,經過季節的跌撞,也依舊高潔。葉子撫摩了墨跡,有了寧靜的模樣。心愿不疾不徐地穿越紫陌,端坐我的對面,嫣然地再一次相遇。

 

  

   一直很喜歡那鉤新月,不是因為它皎潔,而是因為它有動人的曲線。仿佛是嬰寧在花間永恒的唇角,沒有束縛,存有寧靜。幻想過變成黑暗中閃爍的螢火蟲,朝著那根銀白的線條飛舞。此時,溫過一壺清酒,暖得心里寧靜,飄在閑云里,心愿與我再一次相遇。

 

 

 換了明黃色的桌面,我發現,自己只能夠在寧靜的地方留下這些文字。惟有留守住這樣的意境,你才會有更多與心愿再一次相遇的機緣。



相關文章
熱點文章
钱生钱无风险理财方法